网站首页 > 信息公开 > 教育就业 > 残疾人教育 > 详情
因无法训练闹脾气……老师化身“心理专家”,为其开设居家课程
时间:2020-04-06  来源:中山市残疾人联合会

摘要:“复工复产”和线上“云开课”成为当下最“热”的概念。城市里,人们在防控疫情的同时,努力恢复往常的生活。然而,其实还有一部分人的生活停滞了,也许只有疫情结束,才能带领他们走出这场“风暴”。广州市残疾人展能中心相关负责人对此感触颇深。这里于2003年成立,主要为轻、中度智力障碍人士提供职业技能培训、康复训练、就业指导及跟进等服务,2009年获得国务院残疾人工作委员会颁发的“残疾人之家”称号。

  “复工复产”和线上“云开课”成为当下最“热”的概念。城市里,人们在防控疫情的同时,努力恢复往常的生活。然而,其实还有一部分人的生活停滞了,也许只有疫情结束,才能带领他们走出这场“风暴”。广州市残疾人展能中心相关负责人对此感触颇深。这里于2003年成立,主要为轻、中度智力障碍人士提供职业技能培训、康复训练、就业指导及跟进等服务,2009年获得国务院残疾人工作委员会颁发的“残疾人之家”称号。

  令展能中心人员自豪的是,17年来他们风雨不改地为每一个学员铺桥搭路,“学习+训练”提升学员的基本技能,“津贴+补助”让学员劳有所得,“推介+跟踪”促进学员稳岗就业。曾经仿佛有着自己世界,寻不着融入社会的“桥梁”,如今学员们早已把这里视作第二个“家”。疫情袭来,直至目前,展能中心由于疫情防控需求一再延长冬季假期。而只能留守家中的139名学员开始卷入一场“焦虑”的风暴中,所幸,他们的老师们找来奇方妙法,帮助他们安心留守家中,等待。

  三级智力障碍女生的两次情绪背后,都有心里话

  33岁的晓利(化名)是一位三级智力障碍人士,也是广州市残疾人展能中心彩图组的学员。展能中心老师江隽回忆道,晓利有一个5岁的儿子,母子俩与晓利的母亲、妹妹以及妹妹的两个孩子一同居住在广州的城中村内。

  “对于孩子的吵闹及长期生活在狭小房子的她们,生活本来就非常压抑。”江隽说,自从疫情出现,晓利等人不得不长期居家,甚至出现了不少负面情绪,“有两次情绪波动厉害,看似一发不可收拾,其实她有心里话想说。”

  早在二月中旬的一次电访中,晓利情绪极其不稳定,不断大叫——‘我不听、不信你们、我要回中心’。”江隽说,电话另一端,其实是智商只有几岁的她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外出,为什么不能回中心培训,“可想而知长期居家对她的心理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”。

  展能中心老师教授技能

  图为展能中心老师教授技能

  在这些字眼当中,江隽找到了晓利所要表达的一个重点:“我要回中心”。于是,电话中立即回复——“回中心可以,但是要有前提。”听到这句话,晓利情绪立马缓和了许多,开始愿意听老师讲话。

  江隽说,“于是我们对她讲述了中心停课的原因,还有外出会极大的增加感染的风险,还有被感染的后果,经过了几分钟的疏导,晓利情绪得以缓解,并表示理解和答应我们不再发脾气,于是我们连续三天电话跟进情况,晓利情绪保持稳定。”

  然而,三月上旬,晓利再次出现负面情绪,比上次来得更加激烈,晓利不但大孔大叫,还用脚踢门,任是怎么沟通都无济于事。江隽印象深刻的是,“自我们说了一句普普通通的‘所有学员都在停课居家’之后,她的情绪突然平复下来。“

  江隽发现,晓利可能是认为只有她一个人停课在家所以才发的脾气,于是便围绕这个点对她进行引导,几分钟下来晓利的情绪完全平复,我们连续三天的电话跟进,她的情绪保持稳定。

  智力障碍学员突然发来视频通话请求哭了

  梁燕君也是展能中心的老师。她告诉记者,“中心也有为我们的学员设计适合他们的居家学习安排,增进了家长和学员之间的亲子关系,让我们的学员学习用正确的态度去面对疫情,快乐渡过假期的同时也能学到知识。”

  她说,其中一个学员是家里的独生子女,性格开朗,喜欢外出,其父亲会不定期地带她外出旅游。春节期间根据防疫要求,她只能呆在家里,不能外出的她每天都是玩手机、看电视,还会因为做家务跟妈妈生气,春节假期结束,知道中心的开训时间推迟,她有点着急和不理解。

  “我们老师跟她电话沟通,解释了关于新冠肺炎的情况以及相关的防护知识,她似乎理解了。我们的居家学习安排,她也积极地完成并拍下图片和视频分享给老师和同学们,家长也反映她的情绪好了,也喜欢主动承担家里的家务,爱笑了。”令梁燕君没想到的是,在开展居家学习安排的第三周的一个星期五早上,她给老师发来了视频请求。

  梁燕君回忆道,“中心老师接通后,先问了最近身体情况怎么样,心情好不好,她说她的身体很好,还问我们具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,我们告诉她,受到疫情的影响我们还不确定具体的开训时间,她一听就大哭了起来,情绪很不稳定。”

  通话中的老师先是安抚学员的情绪,通过询问她家里阳台的花花草草情况转移注意力,经过大约5分钟后,她平静下来了,也主动说起哭是因为她是想出门了,想回中心了,也想同学们和老师了。梁燕君说,“我们老师再次跟她解释了防疫工作的要求,也表扬了她这三周完成的居家学习成果,希望她能继续坚持。结束视频通话后,我们及时与她的家长联系,让家长多点关注她的情绪问题,可以在做好防护的情况下陪同她去楼下走一走,日常多多鼓励她,有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们。”

  一直努力着,等待这场心中的“风暴”结束融入社会

  记者了解到,展能中心共139名学员,这里是给予学员展现自我、增强信心的地方,不少学员感觉回到中心得到老师的重视,又能和其他学员有共同话题,不能回中心学习,成了他们心中疫情造成的“最大影响”。

  而中心老师通过电话、视频等方式及时疏导学员负面情绪,加强与家属沟通,共帮助学员30余人次;通过与街道及居委联系等方式,帮助5名残疾人及其家庭解决防疫物资和生活物资短缺等困难,并将持续跟进以帮助残疾人家庭平稳渡过疫情防控期。

  其中一位老师曾柳娟告诉记者,此前了解到一位二级智力残障学员家庭经济状况比较困难,其父母均年老多病,在疫情初期物资比较缺乏的情况下,无法购买到口罩,我们老师了解到情况后,向其所在居委电话沟通协调后,居委每周给他们送口罩,解决其出行购物无口罩的难题;针对学员在家里情绪不稳定,有易怒、嗜睡、不爱运动等问题,制定出每日居家生活训练,“通过居家训练安排,我们将对学员的培训影响降到了最低;我们对于学员的培训更多的是需要家长的支持与配合。”

  展能中心老师开展训练

  图为展能中心老师开展训练

  梁燕君则表示,“其实不但学员想我们,我们也想他们,由于我们学员的特殊性,我们似乎从未跟学员分开这么久,三个星期已经是我印象中最长的时间,想念他们每天早上那句“早上好”,想念他们得到表扬后开心的笑,想念他们为培训进步留下的那颗汗水……”

  在他们看来,残障人士需要融入社会,还需要社会消除他们的歧视、正视他们是有能力的人,“希望社会可以不带有色眼光去看待他们,给他们更多的理解,希望企业能多给些就业机会。” 
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